当前位置:首页  »  另类文学  »  欲雨生烟

欲雨生烟

添加:来源:drcakmak.com人气:17423

欲雨生烟

十五年前的腊月二十,小叔娶媳妇。家里正忙着给小叔叔操办喜事,大人们忙里忙外的根本没有闲工夫管我们这些半大不小的孩子。
  
  春香嫂是我们家的近亲,自然要帮忙切肉、洗菜、刷碗之类的,就把小香玉交于我,要我领着她一起玩儿。
  
  听大人们说,小的时候我曾吃过春香嫂的奶水。每回被人挑起这事的时候,我总是会被小伙伴们嘲笑,所以春香嫂叫我带着小香玉玩儿的时候,我总是很尽心的,因为春香嫂曾要挟过我若是不跟香玉玩的话就会揭发我更多的丑事,让小伙伴们笑我。
  
  为了我在小伙伴们中好不容易树立的名誉与威望,我只好屈服了。
  
  咳咳,我可怜的少年时代呀!
  
  香玉这个小丫头天生就有一副好嗓子,而且无论学什么歌曲都非常的快,不管是山歌还是民谣、通俗与美声皆是一听即会,而且唱起来似乎比原唱更有神韵,再加上本就丽姿天生的可爱,香玉在小伙伴中的人气非常高,深受伙伴们的喜爱,自然我也不会例外。
  
  欢欢喜喜闹腾了歌一天终于将花婶子迎娶进门了。
  
  夜深人静,忙碌了一整天的大人们直到将东西都收拾个周全的时候才关心起我们来。
  
  当看到我和小香玉两人一人一头在我的小床上正睡得香甜的时候,母亲和春香嫂相互看了一眼,便会心地笑了。
  
  从那以后,我便又多了一件怕别人知道的“丑事”。
  
  人啊,你越是怕什么,越是让什么降临到你的头上。老天爷好象总爱跟人开玩笑似的。
  
  母亲和春香嫂却总爱拿我跟香玉开玩笑,说我们是什么天造的一对,地设的一双,早早地就要给我们定什么娃娃亲。
  
  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没过几天,这事儿就在小伙伴们中间传开了。这群没事都要在老鼠洞里面撒泡尿的坏家伙这回可有了玩儿了,整天“小媳妇”“小丈夫”的喊我和香玉。有一阵时间这些搅的我真想躲在家里好几天不出屋,可香玉这丫头却每天都要去找我,而且别人喊她“小媳妇”的时候她不但没有害羞,好象还美滋滋的跟着大家乐和,真是个没长大的傻妞。
  
  说真的,被一个比花还要美丽的小姑娘象个尾巴似的整天跟在屁股后面且不断地“小哥哥”甜甜的叫着,其实是一种荣耀。想必那些整天笑话我和香玉的小伙伴表面上是嘲笑,而内心里却充满了羡慕。叫的越欢应该是嫉妒的越深吧!
  
  我和香玉上的学校除了大学外都是同一所学校,可我们两个却从没一起上过学。我大香玉五岁。她上小学的时候,我已经上了初中。而她上初中的时候,我高中都快毕业了。
  
  随着年龄的增长,因为上学的缘故,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而且女孩子一大就变的矜持起来,在我的面前小脸儿总是红嘟嘟的,害羞的不行。
  
  高考过后,我从县城里回了一趟家。回到家里气氛却明显地不同,平常我回家的时候母亲总是欢天喜地的,可这次看到我的时候,母亲的眼里却含满了泪花。
  
  几番追问,才知道原来是春香嫂的丈夫二蛋叔在外地某大煤矿上班时因工殉职了。虽然赔偿了几万块钱,却换不回一个活生生的生命了。春香嫂的弟弟、香玉的亲舅舅在省城开了个服装店,生意挺火的,因怕春香嫂娘儿俩在家里被人欺负,就接她们去省城了。
  
  因为事发突然,又怕耽误我的学业,家里就没有通知我。
  
  听母亲说,香玉给我留了一封信,就在我床头的枕头里。香玉走的时候,母亲去送她,她还一再地嘱托母亲一定要我看到。
  
  我三步并作两步行,打开床头的枕头,小心地掏出里面摆放整洁的粉红色的信封。
  
  信封是自做的。没有署名没有地址没有邮票没有邮编,有的只是一个大大的红“心”和一只穿过其的丘比特神箭。
  
  一点一点揭开蜡封的信封,从里面抽出了一张薄薄的纸片。
  
  这是一张带有香味的信纸,上面只有短短的几句诗:
  
  小哥哥,我永远的小哥哥,你一定要想着我,想着我,想着我和你的承诺!
  
  小哥哥,我永远的小哥哥,你一定要等着我,等着我,等着我做你的新娘!
  
  小哥哥,我永远的小哥哥,你一定要守着我,守着我,守着我生生世世!
  
  诗很简单,也很单纯,可字里行间里却充满着浓浓的情意与眷恋。
  
  十多岁的少女就好比美丽的花骨朵,孤单的立在枝头像含苞待放的花蕾,挣扎着,茁壮地成长,幼稚,纯情,娇艳欲滴,天真浪漫。
  
  蜂蝶只寻幽香,花有百媚千红时,它一直站在看着你的地方,花骨朵上写满了相思。
  
  我被小丫头对我的情意深深地感动着,曾一度决定要娶她做老婆。
  
  可是命运总爱弄人,大学的时候,我再次遇见了玉真,由于是老乡老同学的关系,互相照顾,经常的接触,而且那时侯又正是激情澎湃的岁月,最终时间让我们走到了一起。
  
  香玉从那以后再也没有回家过,我也没有见过她,我以为长大后的香玉应该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不再是当年那个依恋我的小丫头了,而儿时的承诺只能算是情窦初开时的一种表现吧。
  
  更且我比她大了四五岁,年龄的差距也会产生距离的。所以有了玉真后我就把对香玉的这份情深深地埋藏起来了。
  
  可如今再次见到了阔别九年之余的她,那被埋藏于心底的那份沉寂了多年的感情就象一粒被埋压在巨石下的种子,充满着无穷生命力,不懈地向往着外面的世界。
  
  都说女人是水做的,其实真的一点不假。
  
  云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烟。
  
  女人的眼泪就是女人征服男人最厉害的武器。香玉这丫头眼睛连眨都没眨,那一对能够让万千男子沉溺其中的秋水便溢满了澹澹的烟波,雾蒙蒙的似云带雨,如海浩淼,如潭深邃,有如万千委屈都藏于其中,愁淡淡的让人怜惜。
  
  一枝梨花春带雨。
  
  面对着她,我无言以对。
  
  嘴角微微颤动,瘦削的双肩轻灵的抽动,水汪汪的眸子,淌下晶莹泪珠,从嘴角滑落,任凭你是何等的英雄豪杰,也只能慨叹无用武之地!
  
  真是最难消受美人恩啊!
  
  我伸一伸手,拭去她眼角的泪水。
  
  或许这时候只有无声的沉默才是世界上最美好的语言。
  
  寂静,沉默的寂静,只剩下风吹松涛的声音。


  香玉的双眸水汪汪的,就象含有露水的芳草,闪动之间,泪珠儿就象断了线的珍珠,带着晶莹的璀璨滑过绯色撮人如曲连波的粉颊,荡人魂魄。
  
  我轻轻地为其擦拭,可泪水却是越擦越多。
  
  “丫头别哭了,要不然哥哥的心都碎了。”
  
  桃腮如花,一抹红霞中,就像是百合花与红玫瑰的揉和,又似是熟透了的水密挑或苹果,令人垂涎欲滴,如若不是有许多忌讳,真想就此而饱餐秀色。
  
  这是一张怎样的脸啊!轮廓均匀,质素纯洁,晶莹润泽,恍若凝脂,光洁白晰的肌肤中,透露出鲜嫩的红晕,简直可以横扫天下男人。
  
  “哥哥知道这辈子欠了你,如果有来生,我愿意作牛作马守候你一辈子。”她是不小心跌落世间的仙子,纯净的就象天山上的雪莲一样,冰清玉洁,我实在是希望她能够有属于自己的幸福,尽管我心里酸溜溜的。
  
  作为一个爱美的把男人,恐怕任何人都不会心甘情愿地将这么美丽的一朵世间少有的奇葩拱手让人的吧!
  
  瘦削的双肩轻灵地抽动着,泪光中绽开了笑容,香玉的嘴角微微颤动,她对我说:“我就知道!”我本以为她能了解我这番话的用意,结果没想到她说:“我就知道小哥哥最疼我了,绝对不愿意看着他的小丫头伤心落泪的,对不对?”
  
  “丫头,哥哥怎么会不疼妹妹呢?我是真的希望你好。”
  
  “跟你在一起才是对我真正的好。”
  
  一枝梨花春带雨,最难消受的就是美人的恩情。
  
  我还能说什么呢?
  
  “香玉啊,你知道的我已经有了两个女人,难道你就不怕我的花心给你带来更多的伤害与痛苦吗?”
  
  “伤心也好,痛苦也罢,不管你有多少女人,我只知道我就是要和你在一起,我要做你的女人,生生世世!”
  
  这样的真情于我,我无话可说,余下的只能是把她抱入怀中,深深的。
  
  “香玉。”我轻轻地呼唤着香玉的名字。
  
  “嗯。”
  
  “你喜欢唱歌,对吗?”
  
  “嗯。”
  
  “你想把你的歌声唱给更多的人听吗?”
  
  “不。我只想唱给哥哥一个人听。”
  
  “呵呵。”我忍不住笑了,“小傻瓜,上天赋予这么好的嗓音给你,你怎么可以就让它给哥哥一个人听到呢,这样我的罪过可就大了。”
  
  “那怎么办呢?”小丫头苦恼地道:“我可不想进什么唱片公司,听说娱乐圈里面是非常复杂的。”
  
  “如果是咱们自己的娱乐公司呢?”
  
  “哥哥也打算进军娱乐圈吗?”
  
  “娱乐可是个好东西,既能娱人,亦能娱己,而且还有大把的钞票可赚,何乐而不为呢?你说是不是?”
  
  “可是娱乐圈的水太混了。”
  
  “混水才会有鱼。”
  
  “混水摸鱼,只怕渔夫太多,难以下脚呀!”
  
  “这条河这么长,多咱一个不多,少咱一个不少,而且BusinesisBusines,咱们只谈生意,不做买卖。”
  
  “可是你有签约的歌手吗?听说那些明星动辄可就是上千万的身价,就凭夏蔡集团如今的流动资产签一个都成问题,更别说咱又没有名,人家上点档次的还不一定愿意签咱,毕竟咱在娱乐圈里面没有名气。”小丫头不无担心地道。
  
  香玉得小口鲜红,娇艳欲滴,与熟透的红樱桃并无二致。贝齿轻咬鲜艳的红唇,洁白的可爱,就像初出浴的绵羊,一对对排列得整整齐齐。
  
  口齿红白之间无形中显出她的担忧。
  
  我呵呵一笑,轻轻点了点她的额头,道:“真是一个可爱的小傻瓜。”
  
  “人家哪里傻了嘛!”香玉玉面含羞,瞥与不瞥之间,视线向下倾斜的瞬间,姿势竟是有种说不出的性感与蛊惑,而且是自然而然的流露。
  
  这种无意识流露出来的美感,绝非电视剧中的故意做作的羞涩,两者之间相差天壤。
  
  “你就是我心目中最美丽的选择!”
  
  被自己喜欢的男人如此称赞,是女人都应该笑面如花。
  
  白嫩的皮肤,细腻芳香,就像露水下的花儿一样微呈红潮。处女的体香,是一种自内而外散发出来的天然幽香,是任何香水都无法比拟的,闻之令人心醉,久久不能忘怀。这样的女人的肌肤对男人绝对是一种迷惑。
  
  与她眉目传情,耳鬓厮摩间,香玉双眸中流露着少女脉脉的情愫,少女独有的细腻芳香淡淡的始终让我忐忑不宁。
  
  玉面含羞间楚楚可怜,巧目流盼中诱惑无限。香玉眉黛的轻舒间,娇声嗔道:“我就知道你是不会放过我。”
  
  眉如柳,如一弯新月,它们是那么细长,那么温婉的横卧在眼睛上,拟歌先敛,欲笑还颦,最断人肠。眉妩轻描,如远处青山那样淡雅,长眉入髯,像游丝一般的系人魂梦,轻盈的挑动或迅速的聚敛,这魅力令人难以抗拒的。
  
  眉如远山、钩月,轻巧的卧在盈盈秋水般的俏眼上,斜穿入蓬松的鬓发中,浅扬深锁,骤敛辄舒,像嫩柳初发,是何等的醉人啊!
  
  眉挑不胜情,似语更销魂。
  
  这无限柔情尽驻梢头,说不出的暧昧!
  
  噢,老天啊!
  
  我实在是无法再忍受这有意无意间流露出的条头挑逗,喘着粗气大嘴吻上了她的樱桃小口。
  
  交颈鸳鸯戏水,并头鸾凤穿花。
  
  喜孜孜连理枝生,美茸茸同心带结。
  
  一个将朱唇紧贴,一个粉脸斜偎。
  
  罗裙高挑肩膀上,露两湾新月;金钗斜坠枕头边,堆一朵乌云。
  
  誓海盟山,搏弄的千般旖旎;羞云怯雨,揉搓的万种妖娆。
  
  恰恰莺声不离耳畔,津津甜唾笑吐舌尖。
  
  杨柳腰脉脉春浓,樱桃口微微气喘。
  
  星眼朦胧,细细汗流香玉颈;酥胸荡漾,涓涓露滴牡丹心。
  
  直饶匹配眷姻偕,真个偷情滋味美!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