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古典  »  笑傲江湖之俏尼姑仪琳异传 加载中加载中
笑傲江湖之俏尼姑仪琳异传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我们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且说那令狐冲和任盈盈两人,在梅庄神仙般过着日子。
  自从华山寻觅风清扬不着,返回梅庄之后,夫妇两,就足不出门。
  瑶琴玉箫,剑术武功,终日忙得不亦乐乎。
  最妙的莫过于那任盈盈,婚前性格极端腼腆,婚后在闺房中,却热情得常教那令狐冲哭笑不得。
  这一天夜晚,令狐冲骑在盈盈身上。一根大肉棍耍着花样,把那热情,却又缺乏性知识的妻子,弄得全身发红,淫水滚滚,哎哎低叫。
  「冲哥,你……你……把人家……把人家搅得死去好几次了,哎!哎!」披头散发,小白齿咬着殷红的下唇。
  令狐冲眼见盈盈身子发软,低声笑道:「你这样子不经久战,如何能够生足咱们的小桃谷六仙?」盈盈四肢摊开,满脸红晕:「你多个几次爱我,自然生得足六个宝贝。七个甚至十个,「婆婆」我,都生得出来。」令狐冲笑道:「我这就来爱你了。」端着那话儿,架起盈盈雪白的双腿,又朝那湿淋淋的肉洞戳进去。
  梅庄深处,一间隐室。白纱垂帘,帘后隐约可见,摆着一具软褟。
  软褟上,仰身卧着一个,发长盖耳,素面白衣的人。只看头发,分不出是男是女。
  那人身上盖了条小被,好似睡得极熟。
  令狐冲和盈盈的房间,春意正浓。
  突然垂帘微一摇动,软榻前,无声无息立着一个,衣着朴素,身材削瘦的老妇。那身旁的烛火,晃都没晃一下。
  那老妇低头看着软榻上那人,眼光透着无限情意。
  就在此时,烛火「啪」的轻爆了一声,榻上那人睁开双眼。见着老妇人慈祥的眼神。
  张口叫:「妈妈!您来了!」声音「娇嫩清脆」,极是欢愉。坐了起来。
  这软榻上的人,一双大眼,清澄明澈。雪白秀丽的瓜子脸,清秀绝俗,容色照人。竟是个十七、八岁的短发少女。
  老妇人轻声道:「怎么?你还是独眠?」
  榻上那美貌少女垂下头,幽幽道:「女儿还是不敢……不敢……赤身裸体和令狐大哥……这般……那个。」老妇人气急败坏,又只能低声道:「哎唷……枉费妈妈每晚,避了那几个昔日黑木崖的护院高手,进来教你怎么样才能和丈夫生儿育女。」坐于榻上,牵着女儿的小手:「琳儿,你传了妈妈的冰雪聪敏、如仙美貌。那颗胆子却怎么没传得你爹半个大呢?唉!」又唉着气道:「如此下去,妈妈和你爹怎会有外孙抱呢?」这对母女不是别人,正是那恒山剑派小尼姑仪琳和其母哑婆婆。
  三个月前的一个晚上,不戒和尚偕了哑婆婆前来拜访令狐冲夫妇。
  令狐冲大喜,客气话说了三两句,拉了不戒和尚就要下去藏酒窟喝酒。
  那哑婆婆细细出声道:「且慢!你女儿的事讲妥了,要喝酒不迟!」哑婆婆愁眉苦脸道:「我那宝贝女儿就快没命了!」两行泪水,延着脸颊落下。
  令狐冲和盈盈俱是一惊,同声问道:「仪琳?她怎么了?」哑婆婆流泪道:「她日渐憔悴消瘦,仪清掌门说,她师父生前曾讲过,这孩子,人世间的情缘太深,本就非佛门中人。强来赎其父母之罪孽,终不可行!」大哭道:「仪清说,这人世间,什么药都救不了琳儿。唯有「情」才救得了琳儿。叫我来找你!」令狐冲脑海里,浮起了「定逸师太」那高大的身影。仿佛看见「定逸」泪流满面,站在身前。右手做请托状,左手牵着一个小尼姑。
  那小尼姑睁着一双点漆般的大眼,那有如清潭似的双眼,慢慢的,如迷了大雾,犹楚楚可怜的盯着他看。
  「冲郎!冲郎!人家说话,你怎的出神了?」盈盈在一旁嗔道。
  令狐冲一惊,回过神来,眼前哪有甚么「定逸」、小尼姑?
  就这样,三个月前,那清秀绝伦的小尼姑仪琳,回了人世间,蓄起长发。
  并于五天前,和令狐冲成了婚。就如当年在悬空寺灵龟阁上,哑婆婆所言:「两女不分大小,盈盈大着几岁,就做姊姊。」但是五天了,仪琳一直不和丈夫圆房。不管那任盈盈如何好说,哄骗,就是不肯。也不知是何因?
  哑婆婆在第三天跑来看宝贝女儿,见她脸带欢乐。
  这哑婆婆,性情古怪,却还要拐弯抹角,套问仪琳洞房花烛夜,有啥问题?妈妈可帮忙解决。
  仪琳只要能和令狐冲厮守在一起,哪还管他什么夫妻闺房之乐事?
  妈妈问起,张着大眼睛,回道:「那晚,令狐大哥和阿爹,酒喝得高兴,有些迷糊。女儿服侍令狐大哥睡下。回到小室,又诵完经,也独自睡了。」一派天真模样。